/

  营帐外的休息区,众人还在对刚才的那一幕议论纷纷。

  身份尊贵的沈公子居然抛下了两位公主,把一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女人给带走了,真是怎么看都觉得不可思议。

  据说,那个女人是今年朱雀国炼丹大赛初赛的第一名。

  但那又怎样?每年朱雀国炼丹大赛都会产生一个初赛第一,但一到复赛阶段,这些“初赛第一”的实力就根本不够看了。

  说到底,这些“野路子”出来的炼丹师,就是比不上那些大家族培养出来的人才。

  因此,即便这些人知道沈芷幽有着“初赛第一”的身份,也不见得会对她高看两眼。

  “雪薇,怎么办,我还以为那个男人已经打算放弃姓‘陌’那个女人了,没想到,他转眼间就把人给带走了,我们的计划还能进行下去吗?”

  贺舟皱着眉头说道,打心底不乐意看到沈墨和沈芷幽的关系恢复如初。

  “进不进行得下去,可不是我们说了算的,而是淑妃说了算的。”乔雪薇阴沉着脸说道,“我们已经把足够多的信息传达给淑妃了,如果她没能把握住这次的机会,那我们也没辙。”

  “看来,我们只能相信淑妃的能力了。”

  乔雪薇扫了贺舟一眼,勾勾唇角,说道:“你也没必要太过于焦虑,即便这次淑妃没能成功对付得了她又怎么样?沈公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把陌幽带走,无形中就给那个姓‘陌’的女人竖立起无数个敌人了。”

  贺舟眼睛一亮,说道:“你说的是……”

  乔雪薇的视线偏移到了主座上的两位公主身上,冷笑道:“看看八公主和九公主的脸色吧,自沈墨把陌幽带走,她们俩的脸色就完全没有好过。别看这两位公主的外表柔柔弱弱的,内心可毒辣得很,她们居住的宫殿里,时不时就会传出有宫女被虐杀至死的消息,而陛下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你想想看,如果让她们知道,沈墨喜欢的人是陌幽,她们会怎么做?”乔雪薇意味深长地说道,眼底里闪烁着冰寒的光芒。

  贺舟的心情顿时好转了不少。

  “雪薇说得是,真是我想岔了。这个陌幽得罪了那么多的人,难道我们还怕没人收拾她吗?哈哈哈……”

  他们正说着,守在休息区入口的太监忽然高吟了一句:

  “陛下驾到——”

  随着众人半跪下来高喊“万岁万岁万万岁”,一抹明黄色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里。

  “哈哈,众爱卿请起吧。”

  “谢陛下。”

  朱雀国的国主往主位上走去,环视一圈后,很是诧异地问道:“沈公子人呢?”

  九公主咬了咬下唇,委委屈屈地说道:“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把他给带走了。”

  明明是沈墨强行拉走了沈芷幽,来到九公主的嘴里,却变成了沈芷幽带走了沈墨。

  九公主知道,她的父皇一直着力于撮合她与八皇姐和沈墨之间的婚事。

  无论沈墨最终选的是她,还是八皇姐,对于朱雀国国主来说,都将会是一大助力。

  现在,沈墨这块香馍馍被人中途截胡了,她就不信,她的父皇会无动于衷。

  果不其然,她的话音刚落,朱雀国国主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被一个女的给带走了?”

  “是哪,那个女的衣着寒酸,让人一看就不是什么有头有脸的人,也不知道沈公子是不是被她给蒙蔽了,父皇,您一定要彻查哪。”

  九公主不断给朱雀国国主上着眼药。

  “衣着寒酸的女人?”朱雀国国主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皇家狩猎场会混进了一个这样的人,“来人哪,给朕查查看,是不是所有入场的人都拿到了邀请函。”

  “父皇,不如由我和九妹一起查吧,我们也很关心沈公子的安危呢,不想他受人蒙蔽了。”

  八公主主动请缨道。

  朱雀国的国主也没有多想,对于他来说,谁查都是一样的。

  “行吧,那就由素茵和素眉你们两个来调查这件事吧。”

  朱雀国国主一锤定音。

  八公主和九公主对视了一眼,唇角勾起了一抹得逞的笑容。

  即便那个女人真的是拿了邀请函进来的又怎么样?只要她们坚持说她没拿到,那她就是没拿到。

  到时候,她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地以“私闯猎场,图谋不轨”的罪名把那个女人给抓起来了——至于沈公子,她们相信,对方不会为了这么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人,与她们翻脸的,毕竟,那个女人可是处处都不如她们。

  八公主和九公主正想着要怎么把沈芷幽好好折磨一番,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就在人群外响了起来。

  “不用了,我已经把人给带过来了。至于入场的资格……”

  沈墨漫不经心地笑了笑,“本座说她有资格站在这里,你们谁敢说她没资格吗?”

  众人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好狂的口气!

  这沈墨真是压根不把帝王放在眼里哪!

  他们纷纷朝主位上的帝王看了过去,还想着皇帝陛下一定会勃然大怒,结果,他只是露出了恍然状,然后赔笑道:“误会,这都是误会……”

  他还想着是哪个不长眼的、别有用心的女人混进了猎场,把沈墨给带走了呢。

  没想到,原来是那个初赛第一哪。

  这就说得过去了,沈墨在赛场上都处处护着这个女人,现在,他没道理会把对方置之不管的。

  朱雀国国主有点懊恼自己被两个女儿三言两语就带跑偏了,忘记了沈芷幽这么一个存在,不由得转过头去,对两个女儿狠狠瞪了一眼。

  看你们做的好事!

  八公主和九公主心里一个咯噔,完全没想到,她们的父皇居然会是这种反应。

  她们委委屈屈地朝着国主看了过去。

  结果,没等国主给予她们回应,她们就感到脊背一寒,似乎被某种目光给穿透了一样。

  她们顺着这道目光看了过去,发现沈墨身边的女人,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们。

  “是她!”

  九公主咬了咬牙。

  “九妹不急,来日方长,难不成你我姐妹二人合力,还斗不过一个小小的平民?”

  八公主不急不缓地说道,比起九公主,她的性格要沉稳得多,也难对付得多。

  “姐姐说得有理,是我想岔了。”

  九公主深深吸了两口气,按捺下把沈芷幽当场撕碎的欲-望,不甘心地移开了目光。

  事情的发展有点出乎众人的预料。

  他们完全没想到,在沈墨说出如此狂妄的话以后,朱雀国的国主居然完全不见生气,还略带几分讨好地说出了“误会”两个字。

  看来,这沈公子的身份,比他们想象中还要高哪。

  众人看向沈墨的目光,顿时发生了质的变化。

  若是以前,他们看着沈墨的目光里充满了钦羡的话,而现在,则是多出几分敬畏来了。

  连国主都不敢得罪沈公子,那他们就更不能得罪了。

  连带着站在沈墨身边的沈芷幽,在众人心目中的地位也有着水涨船高的趋势。

  “嘿,你们有发现吗?好像沈公子身边那女的变漂亮不少了诶。”

  一个人忽然悄声说道。

  “你这么一说,好像是呢。”

  “开什么玩笑,哪有人半个时辰不到就变漂亮了的。”

  “没开玩笑啊,你没发现她身上的衣服换了吗?啧啧,真是人靠衣装,衣服这么一换,气质瞬间就出来了。”

  “原来沈公子是带她去换衣服了哪,难怪那么急冲冲地拉着她跑了。”

  “真不知道她身上有什么好的地方,值得沈公子那么倾心相待。”一名女眷看着沈芷幽,酸溜溜地说道。

  “算了吧,你羡慕不来的了。”

  ……

  听着周围人的交谈声,乔雪薇和贺舟的脸色难看得厉害。

  他们只喜欢看到沈芷幽落魄的样子,可不喜欢看到众人对沈芷幽满是欣赏之意。

  哪怕这种欣赏是基于沈墨的身份放在那里。

  “哼,狐假虎威!”

  憋了半天,贺舟也就只能憋出这么一句话了。

  乔雪薇压下了心底涌出来的浓浓嫉妒,冷笑道:“姑且让她再得意一段时间吧,等到淑妃出手,她就再也得意不起来了。”

  贺舟也咬牙切齿道:“我已经迫不及待看她无比落魄的样子了。”

  仗着四周围人多,乔雪薇和贺舟肆无忌惮地盯着沈芷幽的身影,发泄着他们心中的恶意。

  他们本想着沈芷幽并不会发现他们的存在,结果,沈芷幽直直地朝着他们看过来了。

  贺舟和乔雪薇莫名感到脊背一寒,被沈芷幽的这道视线看得汗毛都竖起来了。

  “她是在看我们吗?”贺舟不太确定地说道。

  “好像是的呢。”

  “难道她发现什么啦?”

  “不可能!”乔雪薇斩钉截铁道,“我们做得那么隐秘,她又怎么会发现我们?更何况,即便她发现我们了又怎么样,我们也不知道淑妃要怎么对付她。”

  乔雪薇这段话与其说是说给贺舟听的,不如说是说给她自己听的。

  “说得也是,走,我们到别处去。”

  贺舟招呼着乔雪薇,悄悄地隐匿于人群之中,往另一边离开了。

  沈芷幽的视线实在是让他们很不自在,他们不由自主地就想避开来。

  看到乔雪薇和贺舟消失在了视线里,沈芷幽才慢悠悠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刚才在看什么?”

  沈墨在沈芷幽身边问道。

  “没什么,不过是两只喜欢蹦跶的老鼠又钻到人群里面了而已。”

  沈芷幽不甚在意地说道。

  沈墨微微眯起了双眼,面具下的笑容多出了几分危险的气息。

  “需要我帮忙打地鼠吗?”沈墨调侃道。

  “打地鼠?哈哈,好形象的比喻。”沈芷幽轻笑了两声,随即,敛起笑容,绕了绕颊边的一缕发丝,说道——

  “不需要……打地鼠嘛,当然要亲自来,才过瘾咯。”

欢迎大家访问:中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ztxiaoshuo.com/book/62804/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