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小说:纸短婚长 作者:拾七 我要报错
  真是做梦都想不到秦天在这事儿上的速度会快过简追和姚嘉云。

  毕竟,不管怎么看,姚嘉云和简追在这事儿上,路都应该更好走更顺畅一些才对?所以不止是薄扬吃惊,林溪也很震惊,电话挂了之后,她都没心思继续抓握力球。

  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认认真真看着薄扬,“秦天和蓝晴明?”

  薄扬点头。

  “真的假的?”

  薄扬又点头。

  “这么快?”林溪笑了起来,语带戏谑,“要不是知道不可能,还真的会觉得他们是不是奉子成婚呢。”

  薄扬抬手撑着额头,无奈地笑了起来,“会来咱们这儿办,也没打算铺张热闹,就一个小型仪式。蓝晴明很坚持,秦天当然也没什么意见。”

  “挺好的呀。”林溪想了想,还是问了句,“那……秦天的父母……?”

  薄扬轻轻叹了一口气,摇头道,“一直就没有往来。像是……再也不打算和秦天有什么往来了似的,看来在这件事情上,他们是绝对不会让步了。”

  事事难两全。除了叹息好像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了。

  林溪轻轻抿唇,“以后关系可能会慢慢缓和吧,可能需要更多的时间。”

  薄扬想了想,嗯了一声,“总之,秦天照常给他们打钱,他们生活上应该不会难过就是了。”

  但秦天和蓝晴明这事儿毕竟算是件喜事儿,薄扬也不想说这么惆怅的话题,就换了个方向,“蓝晴明他老子倒是对这事儿挺上心的,蓝堰一直在自告奋勇的办这事儿,也就秦天觉得小型仪式就够了,蓝堰的热切没什么用武之地了。”

  时间很快就定了下来,秦天和蓝晴明花了一段时间加班加点将公事该忙的都忙完了,提前了一周过来。

  看到他们的时候,林溪都有些难以置信。毕竟是亲眼见过蓝晴明伤成什么样子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的,虚弱成那样不管怎么看都得好好养三五年,元气才能恢复得过来。

  但眼下蓝晴明的状态看上去就很不错了,虽然并没有以前那么高大健壮,却也看不出半分虚弱的模样了。

  而秦天……

  “你怎么胖了这么多?”薄扬问道。

  秦天非常无奈,“也没有到‘这么多’的程度吧?”

  秦天现在说话终于不再动不动就失声,但经过那段时间的声音时有时无的不稳定之后,就算后来慢慢好了,秦天现在的声线也和以前有所区别。

  以前的声音总是清朗,现在却带着几分磁性的微哑,听起来更显出成熟的魅力。

  秦天是比以前看起来要有肉些,说实话,感觉上都比以前好看了。以前他总是清瘦,在和蓝晴明分开的那段时间里,更是到了瘦得脱形的程度。现在看起来就健康多了,薄薄的一层肌肉显得整个人还透出几分矫健的感觉来。

  “好看多了。”薄扬拍拍他的肩膀,“所以提前过来是怎么?提前蜜月还是怎么?”

  薄扬说这话的时候也没觉得有什么别扭的,虽说以前他就觉得只要秦天开心就行,但说起秦天和蓝晴明的事情时,就算表面上没什么,心里也多少有些别扭。

  但在国外生活了这么一段时间之后,也算是见怪不怪了,接受度就相当高。

  “打算拍点照片。”秦天垂头笑了起来。

  林溪调侃道,“婚纱照?”

  蓝晴明一点没不好意思的样子,点点头说道,“差不多那个意思吧,以后装饰家里的照片墙,还有床头柜啊,书架上啊,还有我书桌和办公桌上都要放的。”

  不仅一点没不好意思的样子,甚至声音里有着很多的期待,能够清楚听得出来。搞得林溪不仅没调侃道他们,自己反倒听得还有些羡慕起来。

  她和薄扬什么都没有。领证当天她就出了那样的意外,治疗恢复了那么长时间,别说婚纱照和婚礼了,她和薄扬除了一纸结婚证之外什么都没有。就那证,都还是两人随便找了一天去领的。

  结婚证上的红底合照上,林溪还是瘦弱憔悴的模样,尽管笑得幸福,但瞧起来实在是太虚弱病态了。

  薄扬又怎么会看不出来林溪眼里的羡慕?他心疼得很,在这事儿上,他一直知道有多委屈林溪,并不是打算就这么算了,而是打算等到林溪都好了,治疗也结束了之后,一点不怠慢的好好办一次。

  是打算等到那时候的,但现在看着林溪眼睛里的羡慕,就有些不忍再等了。

  于是在给秦天和蓝晴明准备自驾游要用的房车时,就多‘顺便’准备了一辆。并且‘顺便’在里头准备了很多很多的玫瑰花,又顺便准备了烛光红酒。也不是多么豪华的准备,但还是足够让林溪很惊喜。

  最让她惊喜的,是薄扬准备的那条白裙子。

  “怎么想到的?”林溪坐在副驾,看着眼前盒子里的白裙子,满眼都是欢喜,嘴上却说,“也不是什么婚纱……你就用条普普通通的白裙子来敷衍我?”

  “嗯,从秦天和蓝晴明那儿得的灵感。本来以为他们说这次旅行拍照,是准备了多豪华的服装,结果两人准备了一身卫衣一身衬衣一条牛仔裤,一双运动鞋一双登山鞋就算完了。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加之以前在原定好的领证那天也就是……”

  薄扬说着顿了顿,转眸看了林溪一眼,复又马上看向前方的路面,一边驾驶一边说话,语气有些低落,“也就是你出事的那天。”

  林溪倏然就想起来了,其实她现在对回想起那天,还好了,起码没有什么惊悸的感觉了。但也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不会去常常想起罢了。

  “对,我听说你本来准备了江高的校服是吧?”林溪笑了起来,笑容里不见阴云,晴朗得能将薄扬心里那点低落都驱散。

  薄扬:“啊,是。准备了校服,本来是想表达,咱们怎么也算是从校服走到婚纱……”

  林溪将白裙子从盒子里拿出来,笑道,“行吧,这次也没有校服,白裙子凑合凑合吧。”

欢迎大家访问:中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ztxiaoshuo.com/book/62409/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