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9削弱

小说:绝品灵仙 作者:顾仁棉 我要报错
  交易会没多久就到了尾声,骆青离三人都没再看中什么东西,待到交易会结束后,整个交易厅中的修士都三三两两散去,或是光明正大从大门口出去,或是走其他隐蔽的通道。

  “怎么样,还要去别的房间里瞧瞧吗?”陆珩随口问道。

  骆青离倒是无所谓,叶西凉看了看时辰,“天色已晚,明日再说吧。”

  陆珩失笑摇头,“我看你是着急着回去捣鼓那块新到手的材料吧。”

  叶西凉并不否认,陆珩摆摆手,“算了,你先回去忙你的,我和师妹再去逛逛。”

  “那就失陪了。”叶西凉微微拱手,先行离开。

  骆青离和陆珩又进了另一个交易厅。

  这个厅里的人数还没凑齐十五个,尚且需要等一会儿,陆珩扬手布下一个隔音结界,“叶峭那家伙,有时候还真就是一条筋,这么多年了过去还是那么闷,半点都不懂情趣。”

  倒不觉得这是情不情趣的事,叶西凉充其量也就是严肃刻板了一些,这样的性格在对某些事上也会更加专注执着,而且陆珩嘴上虽这般调侃,语气间却能听出来他们俩关系很好。

  老实说,骆青离觉得叶西凉和陆珩的画风差别还是挺大的。

  她好奇问道:“师兄,你和西凉道友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陆珩想了想,“得有七八十年了,那个时候我才筑基中期,叶峭也不是现在的西凉真人,我那会儿去南诏找师叔,发现有个臭小子赖在铁匠铺子里,一直缠着他问东问西,师叔懒得理他,他又不肯走,我年轻的时候虎得很,一看这人有点意思,就找他干了一架。”

  “……”骆青离不是很能理解这个脑回路,“那,你们谁赢了?”

  “没有结果。”陆珩摇头叹气,语气甚是可惜,“叶峭比我年长,那时候他的修为还高了一个小境界,当然我也没落下风,打得正来劲呢,都快把铁匠铺子给拆了,师叔跑出来一人一巴掌把我们俩给按回了地上,半天没能爬起来。”

  骆青离几乎能想象到那个画面,觉得甚是喜感。

  陆珩继续道:“打架的是我们俩,挨打受罚的却只有我,师叔直接当了两个月甩手掌柜,啥也不干,不过叶峭也算够义气,没让我一个人把活全包了,后来叶峭跟我说,他路过大曲城的时候,发现这间铁匠铺子里的法器不同寻常,猜到师叔不是普通筑基修士又或者炼器水平超凡,就留下向他请教些这方面的学问。”

  “我们俩算是不打不相识吧,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后来又结伴一起游历,多年来一直保持有联系,一来二去的自然就熟了。”陆珩娓娓道来。

  他们两个所处之地本是相隔万里,但少年时期结下的情谊,哪怕过了这么多年,也还保留有最初的一份纯粹,所以每到需要的时候,陆珩第一个想到的,并非同门师兄弟,反而是叶西凉。

  以至于他们之间几乎达成了一种默契,不问缘由,不谈目的,只要一句话,便可为对方赴汤蹈火。

  这种可以全心全意把后背完全交托出去的,许多人一生也未必能有一个。

  骆青离微微一笑,和陆珩又参加了两场交易会,除了最开始换下的那块暗夜彤石之外,她没再有什么收获,陆珩后来倒是换了几种冷僻的材料。

  感觉差不多了,两人也准备回城主府。

  夜色已深,孤月伶仃,路上没什么人,风也是冷飕飕的。

  走了没多远,两人脚步忽然一顿,陆珩握紧折扇,刚要抬手,却被骆青离按了下来。

  他高高扬起眉,下一刻就见骆青离身子一闪,像颗小炮弹一样,直接冲了出去,掌间凝气,袭向角落中的某一处阴影。

  那处阴影微微扭曲了一下,很快便化作一个黑衣人影,看身形,似乎是个女子,而且同在金丹中期,更令人惊讶的是,那居然还是个魔修。

  两人直接交起手来,却都没有用上法宝,而是赤手空拳地较量,牵引着周围灵气翻涌不断。

  陆珩敲了敲折扇,一看这架势,就知道骆青离和那人是认识的,干脆倚在墙边懒洋洋地看她们较量。

  骆青离的身法快如闪电,迷踪步已经修练至三重境“如风”,施展至极致之时,便如拂来的清风,无影无踪,无法捕捉,而那女魔修的身法却当得上诡异二字,看似凌乱,毫无章法,却每每都能及时避开攻击。

  两人打得难分难舍,身影几乎交缠在了一起,直到那女魔修被一道灵气击中肩膀,鼻间闷哼一声,出了破绽,骆青离一不做二不休将人拍向墙边,右手成刀横在她脖颈前,将人困在墙壁和她之间。

  女魔修半垂着眸,哼哼笑出声。

  “哎呀呀,被发现了……”她慢慢抬起头来,凤眼红唇,是一张明媚的脸孔,唇边隐含笑意,双眸灵动有神,“骆道友,别来无恙啊。”

  看到桑昱颜,骆青离面不改色,语气淡淡,“托桑道友的福,一切安好。”

  桑昱颜低头看了看两人眼下的姿势,骆青离的手刀还横在她脖子上,却不见有何威胁性。

  她笑意更浓了,“骆道友,我知道我们已经很多年没见了,但也不用一上来就这么热情吧,弄得我都怪不好意思的……”

  不远处的陆珩听到这话没忍住笑出了声。

  骆青离嘴角一抽,把人松开,“桑道友跟着我们是做什么?”

  “老朋友见面,难道还不能打声招呼吗?”桑昱颜一脸理所当然,“在交易会上就就发现骆道友了,本来想出来了见上一面,谁知等了许久都不见你人,好不容易看到你出来了,还给我来了这么份大礼。”

  桑昱颜揉了揉肩膀,“你这下手可真重。”

  骆青离道:“我明明只用了三成力。”

  虽然发现桑昱颜暗中跟着自己,但对方并没有表现出恶意,她也只是想将人引出来,至于后来的交手,却是双方共同促成的,或许桑昱颜也想试试她的身手。

  仔细算起来,她们的关系算不上很好,但也并不糟糕,当年在冲元秘境地心,大家并未发生多大的冲突,后来三人离开地心还是靠了桑昱颜的令牌,她也因此独占了那块巨灵石,不过骆青离的手里也有一张她留下的欠条就是了。

  桑昱颜嘻嘻笑起来,“骆道友的进展可真快,早些年我修为还在你之上,这会儿却是被你赶超了。”

  “桑道友也不差。”

  两人说话间,陆珩走了过来,“师妹,这位是你朋友?”

  骆青离简单给他介绍,“桑昱颜桑道友,方才同在甲子厅中,当时有点察觉,不过未曾肯定。”

  姓桑……陆珩眸光微动,抬手行了个道礼,“原来是桑道友,在下陆乘风。”

  桑昱颜恍然,“啊,原来你就是那位乘风真人啊,听闻真人年纪轻轻一表人才,又是未央真君的关门弟子,今日可算是见到真人了,久仰久仰。”

  “道友过誉。”陆珩欣然接受。

  桑昱颜摆摆手,“既然打过招呼了,那我就不打扰二位,先行告辞了,二位道友后会有期。”

  临走前,桑昱颜又看了看骆青离,眨眨眼传音问道:“骆道友,前些日子我已收回晏道友手中那张欠条,不知骆道友是想要灵石还是想我为你办一件事?”

  当年在地心,桑昱颜答应给她和晏十天各自三万极品灵石,若是没有,便为他们办一件事,并立下欠条为据。

  三万极品灵石是一个天文数字,但她并不缺少灵石,就算她需要为碧幽收集,也可以往后一点点慢慢来,三万极品灵石虽然很多,在价值上却未必比得上后者。

  骆青离不清楚晏十天选择了哪一种,她只道:“我不用灵石,但具体哪件事,目前我还没有想到。”

  桑昱颜早就猜到是这样。

  那张欠条放在那里,总让人有些不舒服。她并不喜欢亏欠别人,如今她是金丹期,往后若是结婴,成了元婴修士,也要凭此掣肘于人,那就更不像话了。

  不过就算骆青离真的要三万极品灵石,她现在一时半会也没法立刻拿出来。

  “希望骆道友想到的时候,能够尽早告诉我。”桑昱颜微微颔首,“告辞了。”

  等到桑昱颜走远了,陆珩这才出声:“师妹,她是鬼域的人。”

  “不错,五十年前我们在冲元秘境中相遇,也就是在那时候有过一次交集。”

  陆珩拧起眉,“那你知道她是什么身份吗?”

  骆青离摇摇头,“不是很清楚,不过有个猜测。”她看向陆珩,“桑这个姓很少见,相传鬼域深处魔修有几大势力,其中以修罗殿为首,而修罗殿的魔君,正是姓桑。”

  具体的,她却不是了解了,南诏和鬼域之间隔了一整个中原,许多事她都只是知道个皮毛。

  显然陆珩知道的更多一些,“鬼域魔修与道修之间来往并不多,消息也比较闭塞,具体如何我不敢保证,但听说修罗殿主有许多徒弟,其中有个最得意的弟子,收做了义女,并赐桑姓,不到六十岁结成金丹,被称作天才中的天才,未来极有可能继承老殿主的衣钵。”

  天魔之体,就是天生适合修魔的体质,与旁人相比,速度快了数倍。骆青离听着这描述,倒是觉得和桑昱颜很像。

  陆珩道:“我对魔修并没有多大偏见,也不是说所有的魔修都是奸邪狡诈之辈,不过你还是稍微注意一些。”

  “我明白,多谢师兄。”

  陆珩见她心中有数,也不再多说,倒是新想起来一件事,“先前在甲子厅中,墨道友看样子似乎是和那位桑道友一起来的。”

  “对。”骆青离点头道:“也许他本来就是鬼域修士,当然,也有可能他是桑道友请来同往空冥大阵的同伴。”

  陆珩敛眉沉吟,“后者的可能性应该会大一些,鬼域各大势力的排他性很强,不会容许非魔修加入,墨道友就算是鬼域之人,也不会是各大势力培养出来的。”

  究竟是怎样,他们现在也猜不出个所以然,便不再多想,回了各自房间。

  在九弦城待了近十日,城内的修士愈发躁动,时刻等待着大阵的削弱。

  骆青离回去后就把那块暗夜彤石炼化了。

  高温煅烧之下,深红色的石头化作一团同色灵液,她取出流光剑,将灵液导向剑身,便见这灵液一点点向内渗入,全部吸收完毕后,剑身上流淌的光芒愈发温润内敛。

  又过了几日,前方有传来消息,空冥大阵的阵法屏障开始削弱了,至多再过一日便会开启。

  于是,所有冲着这事来的修士,纷纷向大阵入口涌去。

  空冥大阵的入口是一团黑色雾气,雾气后便是阵法屏障,平常时候,这里的雾气浓郁得化不开,但每隔百年,雾气都会有一次薄弱。

  骆青离和陆珩叶西凉置身在人群之中,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金丹修士足有数千人,规模阵仗远超海市开启之时。

  就在这样的众目睽睽之下,黑雾一点点散去,露出后面阵法屏障的本貌,而那原本应当流光溢彩的屏障,此刻渐渐暗淡无光,又慢慢裂开一道道口子。

  就在这些裂纹出现之时,远处群山之中,忽然传来磅礴的威压,一个个元婴修士化作道道流光,冲向阵法屏障。

  本就支离破碎的屏障在这样的冲击之下彻底崩坏,阵法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其内森森鬼气扑面袭来,带着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阴寒,耳边似是响起了小儿夜啼般的哭嚎声。

  一道道流光飞向阵内,这些都是元婴修士,阿狸在灵兽袋里忽然出声道:“骆骆,是妖修!”

  骆青离看向了从不远处飞来的数道流光,那冲天的妖气,让人想忽略都难。

  但更令人惊讶的是,她居然看到了罹烬。

  虽然只是从面前一闪而过,可已经见过几次,她还不至于错认。现在的罹烬,已经是真正的八阶妖修了。

欢迎大家访问:中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ztxiaoshuo.com/book/62330/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