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师师从陈氏宗族第十七代传人陈发坷,是陈氏太极拳第十八代传人嫡系传人,你是陈氏太极拳中的第十九代外系传人,切记,以后遇到同宗的人,这就是你的身份。”陈保国语重心长的对王宋说道。

  王宋对陈保国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同时心中一惊,原来陈保国是陈氏宗族的嫡系传人啊。

  陈保国见王宋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为师先传你一套心法,此心法只能心口相传,你且听好。”

  说完,陈保国将这心法念给了王宋听,不一会,陈保国念完了,对王宋询问道,“你记住了多少?要不要为师多念几遍。”

  王宋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对陈保国肯定的说道,“师傅,不用念了,心法我都记住了。”

  陈保国听到王宋的话,有些疑惑的问道,“不可能吧,一次你就全记住了?念给我听听。”

  王宋有些谦虚的对陈保国说道,“额,师傅,我从小就过目不忘,听到看到的东西一次就能记住,我这就念给你听。”说完,王宋将心法完整无缺的念给了陈保国听。

  陈保国听着王宋念完心法,心中一阵惊讶,没想到这世间还真有过目不忘这种神奇的东西,不禁对自己徒儿满意的点了点头。

  “嗯,不错不错,这样吧,你先扎个马步给我看看,我先检查一下你的基础怎么样。”惊讶完,陈保国对王宋说道,他准备检查一下王宋的基础,练武不是说练就练的,必须要先将基础打好。

  听到陈保国的话,王宋心中有些庆幸,庆幸自己昨晚兑换了武学基础,不然陈保国就会让自己扎几个月马步,那就有些就惨了。

  重心下沉,双手伸直向前,屁股抬起,双腿张开,王宋做出了一个标准的马步,这一切看起来显得是如此的自然。

  见王宋做出如此标准的马步,陈保国心中再次被震惊了,可能让自己做都做不到这么标准,抱着试试王宋下盘稳不稳的心态,陈保国走向前在王宋背后使劲一推……

  王宋只感觉背后一阵巨力传来,明白这是陈保国对自己的测试,用力再次将自己重心放低,双脚像扎根在了地上一样,在陈保国的推动下,纹丝不动。

  “徒弟,你这基础是怎么练的,怎么会如此的扎实,难道是曾经有什么高手指点过你?”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震惊,陈保国对王宋进行了问询。

  听到陈保国的问询,王宋一阵心虚,不敢说这是在系统中兑换的,只得编了个善意的谎言对陈保国说道,“没有什么高手啦,是小时候爷爷教我扎的马步,后来我就一直坚持了下来。”说完,王宋装作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陈保国心中一乐,看来自己是捡到宝了啊,一个练了十多年基础的徒弟,那可不常见啊。

  点了点头,陈保国笑道,“不错,基础打的挺牢靠,那我现在给你说说陈氏太极拳的一些信息吧。”

  陈保国站在原地,对王宋说道,“陈氏太极拳是祖师陈王庭在报国无门,收心隐退,在耕作之余,依据自己祖传之一百单八式长拳,博采众家精华,结合易学上有关的阴阳五行之理,并参考传统中医学中有关经络学说及导引、吐纳之术,发明创造出了一套具有阴阳相合、刚柔相济的新型拳术。”

  说到这里,陈保国顿了顿,继续说道,“陈氏太极拳中包括太极拳五路、炮捶一路、双人推手及刀、枪、棍、剑、锏、双人粘枪等器械套路,今日我先教你太极拳的五路,你且看好。”

  说完,陈保国做了个起手式,随后便运起功法将太极拳的五路全打了出来。

  打完收功后,陈保国对王宋说道,“你先将你记住的套路打给我看看,记住,在打拳的时候要运起我刚传授给你的心法,这样效果才会达到最佳。”

  听到陈保国的话,王宋点了点头,随后闭上双眼回忆了一下陈保国刚才的动作。

  不一会,王宋睁开了双眼,运起功法按照陈保国刚才的动作打起了拳来。

  初时,因为王宋不熟悉,打的有些不尽如人意,很生涩,不过随着拳法的推进,王宋彻底的放开了动作,变得有模有样起来。

  看着王宋从最初的生涩,到现在打的如此有模有样,陈保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这是怪物吗……

  陈保国就这样呆呆的看着王宋,他实在是被王宋震惊了,想当初自己学习这太极拳五路的时候,可是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入门的啊。

  半小时后,王宋收功,慢慢回忆了一下刚才的收获,刚才他运功的时候就感觉到一股热热的气流从周身的毛孔处钻入自己体内,随着经脉的流动,钻到了自己丹田处被储存了起来。

  这股热流跟昨晚系统传出的那道热流有些像,自己运功的时候热流如水龙头出的水,而系统的那道热流给他的感觉就像奔涌的大河,两者差别非常之大。

  睁开了眼睛,王宋嘴角扯出了一丝苦笑,看来自己想强大起来还有些任重而道远啊。

  “师傅,我打的怎么样,请帮我评价一下吧。”王宋对眼前正发呆的陈保国说道。

  听到王宋的话,陈保国才从震惊中醒了过来,对王宋说道,“不错不错,你这可以算是刚入门了,不过还需要多练,才能够变得更强大,等你将这五路练至大成,我再教你炮锤这一路吧。”

  陈保国继续说道,“对了,你刚才运功的时候有没有感受到身体周围有一股热热的气流,这就是大家所说的内力了,随着你功力的加深,他就会慢慢的向你体内渗透,被储存到你的丹田中。”

  王宋点了点头,一脸认真的对陈保国说道,“嗯,我感受到了,而且也将那股气流引导进入了丹田中。”

  “什么?你说你已经能引气入体了?不是骗我的吧?”陈保国激动的一把拉住王宋的右手,对其说道。

  陈保国见王宋再次点了点头,他将自己的内力从王宋手腕经脉处渗入,朝王宋丹田而去,在丹田处游走一圈后便退了出来。

  陈保国确认了王宋没乱说后,心中已经不再震惊了,他已经明白了,他徒弟王宋,已经不能用天才来形容了,只能用妖孽两字,才能配得上他武学上的天赋。

  叹了口气,陈保国语重心长的对王宋说道,“徒弟,你在武学一道上的天赋,真的是我闻所未闻的,可用妖孽来形容,但是你要记住一点,千万不要骄傲,也不可半途而废,武学一道不进则退,你要切记。”

  牢牢的将陈保国的话记在了心中,王宋点头说道,“谨遵师傅教诲。”

  陈保国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喜欢王宋这种谦逊的品德,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在武学一途上走得更远。

  “就这样吧,以后每天早上就到此处来练习吧,我要回去了,我的电话是13xxxxxx,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打电话问我。”说完,陈保国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给王宋打了个招呼后,向家里走去

  王宋点了点头,心中充满着无限感激的目送着陈保国离开,尔后自己也转身离开了此处,他今天还有很多事需要做。

  ……

欢迎大家访问:中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ztxiaoshuo.com/book/5991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