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罗现在是真觉得自己就是个观众了,而且还是在内场席位最好的那种。

  两场战斗都是张恒一个人解决掉的,同时过程都很快,相比第一场那种瞬间结束战斗的,第二场的对手在发现他们早就取得胜利够倒是警惕了很多。

  不过也没有什么用处就是了,在双方的实力差距过大的情况下谨慎也改变不了什么,这还是张恒稍微放了点水,让瓦罗也活动了一下的原因,否则后者真就是名副其实的观众了。

  即便如此,对手一方也没能撑多长时间,之后瓦罗就发现自己取得两连胜了,而另一边作为这次十二人混战最大热门的纳西卡那一组还在和对手缠斗。

  在经过第一轮的意外胜利后,倒是有越来越多的观众开始注意到这一组的两个角斗士了,当然,严格来说绝大多数人注意的还是张恒。

  等发现他们第二轮战斗依旧是轻松取胜后,观众台上终于爆发出了一片惊叹声,开始交头接耳的打听起张恒的来历来。

  这也让马克鲁斯感到无比肉痛,角斗士学校这边对此居然没有任何的准备,最后那些好奇的观众还是从之前发放的对战安排表上找到了答案。

  而紧接着纳西卡那边的战斗也终于进入到了尾声,他的对手一方直接被判无力再战,而观众这一次也破天荒的对失败者表示了理解,没有要求杀掉那两个重伤的角斗士,让他们被拖下去接受治疗了。

  主要是这会儿大家都急着看纳西卡那组对上张恒那组会发生什么。

  前者是维克多竞技场的明星,拥有大量的拥护者,而后者则是第一次站在竞技场上的新人,之前没有人见过他的角斗表演,身上充满了神秘色彩。

  但那只是五分钟前的事情了,在赶紧利落的连赢下两场后,张恒也终于收获了他的第一批粉丝,而且其中还有不少女性,尤其是一些贵妇人,似乎对这个黑头发黑眼睛,拥有异域风情不动声色的东方人颇为感兴趣。

  而且现在张恒的这些新“粉丝”已经开始为自己喜欢的角斗士加油鼓气了,其中不乏一些平时在街上和家里贤惠温婉的淑女,现在却是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撸起袖子,不断的用脏话问候着张恒的对手纳西卡。

  张恒也算是切身实地的感受了一把角斗表演对于罗曼人有多重要,据说西斯纳特斯巅峰时的人气比现在还要疯狂一百倍,难怪马克鲁斯对于寻找下一个西斯纳特斯的事情看的这么重了。

  而现在角斗士学校的主人也正兴致勃勃的打量着张恒,他和加比不同,很多人都说他是个不念旧情,冷酷无情的人,但这是不对的,马克鲁斯只是对没有利用价值的人不念旧情,冷酷无情,但是他对于能给他带来金钱的有价资产可是一向充满温情,尤其是那些充满大价值的金矿。

  加比或许会因为张恒之前隐瞒实力而感到不快,但是马克鲁斯不会,就像当他发现自己的女儿和西斯纳特斯偷情的时候,他不但没有训斥西斯纳特斯,反而还装作一副不知道的样子。

  不了解他的人还会以为马克鲁斯这人的气量非凡,但是和马克鲁斯相处数十年的加比却知道很多其他人不知道的事情,在西斯纳特斯宣布准备引退,角斗士学校为他安排最后的对战时马克鲁斯曾在私下问过加比,觉得是让西斯纳特斯保全自己的传奇故事从竞技场平安离开,还是让他最终战死沙场带来的话题性和收益更高。

  加比当时只觉得后背上一阵冷汗,西斯纳特斯这些年可是为维克多竞技场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也给马克鲁斯赚到了不少钱,但是马克鲁斯对西斯纳特斯却一点感情也没有,他还是一如既往的从收益和价值出发。

  这就是马克鲁斯,一个绝对的利益至上主义者。

  正因为如此他现在看张恒是怎么看怎么顺眼,后者的来历和神秘感上也可以做很多文章。

  马克鲁斯之前为什么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呢,很简单,因为角斗表演包装只是手段,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没有实力就不会有包装,而包装加上实力,一个角斗明星就诞生了。

  马克鲁斯还在想该怎么包装张恒,另一边的战斗却是已经发开始了。

  纳西卡刚看到瓦罗和张恒的时候是又惊又喜,当第一轮对战安排确定后他还以为自己再没机会教训这两个猖狂的新人了,结果转头机会就又来了,然而当他听裁判说他们是仅剩的两只胜者小队的时候也察觉到了情况有些不对。

  纳西卡并不蠢,他很快就意识到了眼前这两个菜鸟很可能隐藏了实力,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拿下两场胜利本身已经说明了很多的事情,就算是他也做不到,但是纳西卡也没怎么害怕,他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挺有信心的。

  单只是他纵横维克多竞技场这么多年所积累的战斗经验就不是对面两人能比的。

  就在他想着该怎么动手的时候让他没想到的是对面的张恒却是先开口了,后者问道,“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什么?”纳西卡下意识的问道。

  然而张恒却没有再回答,只是道,“别担心,很快就会结束的。”

  说完他就先动了起来,纳西卡倒是也不介意先验一验张恒的成色,因此他也举起左手中的大盾摆出了一个防御姿态来。

  而这,也成为了他这场战斗中最后悔的一个决定。

  当然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也是他这场战斗中所能做出的唯一一个决定。

  下一刻张恒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纳西卡的面前,张恒这次用的是在幕末副本中学到的拔刀术,将全身的力量与精气神融合在刀术中劈出,并没有任何花巧的地方,然而当他一刀劈在盾牌上,竟然让盾后的纳西卡生出了一种无可抵御之感。

  纳西卡心中惊骇莫名,要知道他的力量已经非常出色了,就算西斯纳特斯在这一点上也比不上他,倒是新来的巴赫或许能和他掰掰手腕,张恒在力量上应该并不如他,然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在力量上占据上风的自己却好像完全发挥不出自己的优势来。

  而这一切才只是一个开始,很快,张恒的第二刀就来了,之后是第三刀,第四刀…………从头到尾张恒就只做了一件事。

  那就是不停的出刀砍向纳西卡手中的盾牌。

  而纳西卡除了勉强接下第一刀,之后就开始忍不住不断后退,他做了很多的努力和尝试,甚至不得丢掉了手中的短剑,另一只手也过来帮忙,然而无论他做什么,感觉自己就像是狂风骇浪中的一只小船,根本无法顶住这恐怖的压力,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无用的。

  纳西卡甚至对自己最引以为豪的力量也产生了怀疑。

  直到他的双手发麻,两腿发软,再也顶不住,松开了手中的盾牌,而紧接着他就看到眼前闪过了一道白光,纳西卡本来已经决定闭目待死,然而最终这看起来无法抵挡的一刀却是忽然由动转静,停在了他的鼻子前不到一公分的地方。

  :。:

欢迎大家访问:中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ztxiaoshuo.com/book/46353/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