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与太易暗中的交集,其实就是顺与应的变化,太易希望‘破应’,太空希望‘顺应’,看似明面上,太空天尊希望得到道祖的名讳,但事实上,和他对垒的,不是我,而是太易。”

  “矛盾与冲突,很多时候,并不如表面上看到的那般浅显。”

  “诸圣方才归来,就有人要折损了,太乙手段啊.....”

  太上老君扇着炉火,看到其中两团气息争斗不休,这枚大丹要炼成显然需要很长时间,如今太乙闭关修养,太宁同样如此,驻世天尊只剩下北斗一位,如此看来,这五百年倒是少有的安稳日子。

  自己要不要也闭关炼个丹?

  老君的目光倒映丹火,神鬼莫测。

  此丹成,天尊殁。

  这不是一枚当世之丹,而是一枚来世之丹。

  仿佛在炼化罗天一般,亦像是融了过去未来。

  这枚丹有什么用?

  用途很多,但具体几个,其实老君自己也拿捏不准,不过有一点很清晰,那就是这枚丹很强,能让服用者变得极强。

  强大到什么程度?

  吞此丹者,永不入妄境!

  ............

  十日轮转诸天,天辰有序,然而今日,东君仰首,那冥冥混沌之中,酝酿了许久的一道光华衍化,在这一刻,昼夜之间的分割越发明朗。

365棋牌助手  原来在十日闪耀时,诸圣就该以混沌巨神为道标陆续归来,但因为太无天尊之事,太乙天尊延迟了诸圣归来的时期,又因为叶缘捣乱,截断了五百年计较,故而此事一拖再拖,直至这座钟山都悬在东君眼前足足数百年,这才得以崩裂。

  一声亢长的龙吟,响彻鸿荒大地!

  鸿荒界中,已经入世的诸圣全部抬头,九华上帝的形体与精神从过去的岁月中归来,他的双眼灼灼明亮,在这一刹那,辟地开天之后,忽然一道绝强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汹涌升起!

  东君感觉到昼夜移动的权柄被他取去,这也是太乙天尊的意思,可以使得天旦与天暮衔接的更加流畅,但没想到,拿到了这道权柄的九华上帝,在诸圣的感觉中,居然几乎化为了一尊“至尊”!

  至尊啊!

  这不仅仅让东君惊叹,诸圣亦是面色剧变。

  最古者虽然强大,但好歹还是大圣行列,与至真相差不大,佛陀,红云,这几个都是至真境,这种强大,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但是至尊.....!

  如今鸿荒轮转,定下规矩的,不正是二十四天尊至尊吗!

  “怎么可能!”

  有人失声,同时苦笑,没有想到九华上帝刚刚归来,就给了他们这样一个巨大的“惊喜”!

  不过也有人敏锐的察觉到气息浮动,于是开口,确定了事实。

  东君看了一会,摇头道:

  “不,没有,并没有化作至尊,只是沾染了一部分的至尊气息而已。”

  只是沾染了至尊气息,并不是化为了至尊。

  此时沉默被打破,有人欢喜起来,有人则是感慨的叹息:

  “上帝终究是活了太久太久,他的积累早就足够了,只是至尊也不是那么容易成就的,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于夹缝之中寻找进步的空隙,这不是容易的事情。”

  “看,还有其他人!”

  诸圣此时心中的大石稍微放下了一点,幸亏只是染了一些至尊气,要是真的化为至尊,那他们这次还用玩吗?

  紧跟着,死去的诸圣陆续归来,以钟山作为引导,姑射神人,太皇,玉山神,太上崆峒,大火神,飞蝗仙人,东渎大淮龙君....那些死在太平大劫中的强者们一一重返世间。

  当年诸圣获罪于天,皆被太平所杀。

  当中太皇的面色很不好看,咬牙切齿,因为他在回到世间的一瞬间,心中便感觉到了天上那熟悉的气息。

  鸿蒙证道天尊了!

  该死的玩意,还是让他成功了!

  太皇气的脸色铁青,当年若不是鸿蒙,自己等人也不会死的那么窝囊,那个家伙的后手无数,在太平大劫时候抢着证道,并且借助太平天尊的罪杀手段,把自己等人排除,好让世间压力减少,让自己更容易证道天尊。

  鸿蒙的算计被太皇惦记着,当年发过的誓言如今依然奏效。

  轰——!

  诸大圣中有人离去,东渎大淮龙君发现了龙庭气数的不对劲,高涨之中满是危险,他神色剧变,心道不过是死了几了千把百年而已,龙庭怎么就变成这种情况了?

  于是心中焦急,立刻化为真身飞走,诸大圣面面相觑,此时太皇憋着一股气,直接找到了当初李辟尘的气息,也就是把他们救回来的太乙天尊。

  他向太乙宫飞去。

  姑射神人目光动了动,她没有去处,既然从鸿荒回来,便已成棋子,而显然,去太华山找青女是个极好的选择。

  诸圣各奔东西,太上崆峒转望四方,最后大叹一声,而步伐一转,居然去了西天灵鹫峰。

  佛陀对于崆峒的到来有些意外,但还是扫榻相迎,崆峒看着那大雷音寺,当中天音萦绕,端坐的人却不是佛陀,而是一个年轻的沙弥,这使得崆峒有些意外,并且对佛陀道:

  “我千百年不履人间,由死而生,复重归神,然而却没有想到,当年一教之祖,如今却连自己的道场都进不去了吗?”

  崆峒是调侃,而佛陀则是认真回应:“那是我西天灵鹫大日,当世佛祖释迦牟尼如来,亦是我的继承之人,他集天下佛法之大成,于经论之上,比我更强。”

  崆峒诧异非常,看着那佛子,忽然眼睛一动,道:“可是当年光明胜佛圆寂之后的佛光七子?”

  佛陀道:“确实是,他是最后一位。”

  “七子之中,毗婆尸佛化为地藏王如来,跟随北斗天尊;尸弃如来跟了荡剑天尊,号曰佛剑尊者;拘留孙佛追寻世间大道至理,化为弃名天人,隐居于凡间....其余诸佛子各有经历。”

  太上崆峒眯起眼睛,看着大雷音寺内的那位小沙弥。

  “释迦牟尼如来.....你的道么...他是你的道所化出的结局....”

  他盯着看了很久,直至西天雷音禅唱,大日落下余晖,天龙下降,佛陀未曾离开,而崆峒起身,对佛陀道:“你改变了,和当年全然不同,是什么让你的心态发生了变化?”

  佛陀笑着:“你忘了,我在丹丘之上诵了数千年的经文,你没有见过,当那个少女笑起来的时候,世间的一切烦恼,都随着那些起伏的波涛,归于无形去了。”

  太上崆峒:“无忧花......我镇压大幽之土前,就听说过这朵花,无忧花.....无忧花.....佛陀,你已忘忧了吗?既然忘忧,为何入世相争!”

  他从西天离去,而走上云霄,未至一半时,元始天尊忽然降临在太上崆峒的眼前。

  天地衍化,周天更迭,崆峒眼中见到元始天尊画出一个字符。

  “阐。”

  至精而后阐其妙,至变而后通其数。

欢迎大家访问:中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ztxiaoshuo.com/book/16319/1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