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入起来的一幕使得天钰族这边立刻变得慌乱起来,那些强大的神灵境纷纷施展神力抗衡石蛋山的压迫,并想要摆脱其束缚,从而将局面再度扭转过来。

  但操控石蛋山的虽然只是楼乙一人,然而操纵上方那个巨大阵法的却是王凯跟铁山,以及他们领导下的浩阳宗跟上清宫,当那些神灵境强者带着大批人马准备脱离之时,阵法之上闪耀起了六色奇异之光。

  随后天空宛若出现了一片片绚烂的极光般,三座玉山虚影漂浮在了天空之上,宛若海市蜃楼中的仙山一样,它们散发出神异之光,将周围的空间笼罩,扭曲了这方世界,形成一个巨大无比的幻阵。

  与此同时那巨大阵法之上浮现出了五道截然不同的符文,符文散发着锐金之气,勾勒出无数的剑纹,这些剑纹便是同大阵水乳相融的五岳剑图,此时上清宫的修士们各司其职,操控着剑图迎向了天钰族族人以及那些居心叵测之人。

  此时天风驻地之外,笼罩着一片诡异的光雾,它们遮掩了一切,阻止外面之人窥视期内所发生之事,这天枞皇子以为这一切都是钰邛弄出来的,毕竟这是他看中之人,他露出惬意的笑容,静静的等待着结果出现。

  此时等在对岸的可不止只有天枞皇子,更有神虎圣域各位大人物安排下的人马,只不过他们同样看不清对岸发生的一切,既然天枞皇子都不及,那么他们自然也不用着急,老大吃肉他们跟着喝口肉汤也是好的,更何况等天枞继任神君一职之后,他也就看不上如今这些东西了,因为整个神虎圣域都将在其掌控之下,又何必与下属争地盘。

  而此时天风一族驻地的地面上,黄尚带着高域族冲锋陷阵,将被石蛋山重力场域压迫到地面上的那些修为较弱的天钰族人,撞得人仰马翻,楼乙对他们的要求只有一个,令所有人失去抵抗之力,若有冥顽不灵者可杀之。

  按照黄尚如今的脾气,他是很想要直接将这些家伙全部干掉的,但是界主有令他是不能不听的,毕竟界主对他有再造之恩,这份恩情无以为报。

  天空之上两位鸡爷联手对战钰邛,这钰邛实力很强,能够领导整个天钰族也的确是实至名归,更为主要的是,他身上法宝极多,在其手腕上各套着一个刻有神纹的金腕,每当碧羽鬼稚的碧羽威胁到其安全之时,这些金腕便会释放出道道神光,将所有碧羽给弹飞出去。

  但是令人奇怪的是,碧羽鬼稚非但不气,反而发出怪异的笑声,它笑得前仰后合难以自制,而另外一边的血雉鸡更加夸张,它夸张的将自己的双翼凝聚成拳头的模样,狠狠的锤击这空气,发出巨大的声响。

  并舒展羽翼指向钰邛,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神色,笑中含泪难以自拔,空气中传荡着两位鸡爷怪异的笑声,众人皆不知其意,但钰邛却是知道它们为何在笑自己,而且也相信了它们的确与自己主子乃是旧相识。

  因为这所谓的金腕,的确是非常强大的法宝,而且还是纳罗神族倾尽至宝之物为其打造的防身法宝,可以说有它在,除非修为太过强大的对手出手,否则罗非天都将立于不败之地。

365棋牌助手  但罗非天却从未将此物戴在自己身上,原来这罗非天有个怪癖,喜欢折磨下属取乐,所以便将这对至宝,化作了束缚之腕,只要带上了这对金腕,便没有办法违抗罗非天的意愿,只能任由对方摧残,这也是钰邛想要摆脱他的主要原因,凡是被带上此金腕之人,便是他的私人玩具,而熟悉罗非天之人,只要看到他的属下之中谁戴上了此腕,便都会用异样的眼神望着他,久而久之大家便以此为乐,只不过随着岁月的变迁,这罗非天也变得越来越强,这样的嘲笑声便越来越少了。

  两位鸡爷当初可是有更加强大依仗之人,自然是不在乎纳罗神族的威胁,这也是为何血雉鸡言自己还曾经教训过罗非天的原因,纳罗神族的确是上位神族,但却是上位神族之中势力较弱的一脉,甚至还不如之前楼乙在重明界听闻到的铂悦神族。

  钰邛虽然感到羞耻跟愤怒,但却也拥有绝对的信心,因为这金腕的确是最强的护身之宝,他以往凭借着此物,曾经无数次纵横战场,斩杀无数之地而毫发未伤,这也让他带领着天钰族屡建奇功,慢慢的出人头地。

  但那刺耳的笑声,却时刻都仍绕在他的耳边挥之不去,这种羞耻与愤怒折磨着他,令他几乎要陷入疯狂境地之中,所以在他接到天枞皇子邀请之时,便义无反顾的答应下来,借着这个由头也可以暂时来到神岳之界躲一躲,避开罗非天的纠缠。

  血雉鸡跟碧羽鬼稚联手本来在修为上就有些吃亏,现在对方由利于不败之地,一时间战况变得焦灼起来,但其他的天钰族以及那些别有用心的天风遗族强者,可就没有钰邛这么好的运气了。

  五岳剑图不断变幻着光芒,杀伐剑气呼啸而出,令他们疲于奔命,而玉山幻境又令它们被困在其中,任凭其手眼通天,也没有办法脱困而出,再加上石蛋山的大地之力加持,重力场域束缚,使得它们此刻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两位鸡爷缠住钰邛,虽然奈何不得他,但是钰邛也同样伤害不到它俩,这两个家伙老奸巨猾,虽然修为不如钰邛,但是神魂之力却远胜钰邛,可以说这家伙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两位鸡爷心里跟明镜似的,门清着呢......

  钰邛久攻不下,只能不断不断催动其他的法宝,但是这些法宝皆是其当初缴获的战利品,能力跟品质参差不齐,钰邛本身资质有限,只不过命好一些罢了,时间一拖长,他便感觉有些神魂不济了。

  他想要向外求援,却发现整个天风驻地都笼罩着隔绝禁止,他的精神力根本闯不出去,这个时候他开始变得焦急起来,大声对族人下令道,“抓住那对狗男女的!!!”

  钰邛想要族人抓住白灵跟霸雷,以此来要挟楼乙,但是当白灵跟霸雷听到他的话时,表情显得颇为怪异起来,白灵很快变得异常愤怒,周身散发着可怕的泯魂之风,疯了一般攻向天钰族的族人。

  雷虎族这边聚集在霸雷身边,霸雷更是将自己的四大战将带在身边,鸢折、踏渊、蜂玉、阚穹分别带着它们的族人来到了此地,它们已经铁了心追随在霸雷身边,如今霸雷更是得到了一块极好的修炼之地,而且这里不用担心被外敌侵扰,所以它们已经打算举族搬来此地,重新创建各自的家族了。

  如今四大战将皆已是荒妖之境,这也全都仰赖霸雷的功劳,毕竟霸雷乃是未来的虎皇,资源方面还不是勾勾手的事情,而这四位跟着它东征西讨,这些年也是立下了汗马功劳,所谓知恩图报,便在它们几个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蜂玉身材娇小,但速度奇快无比,作为萤雀族的一员,它们没有强大的体魄,所以战斗方式更倾向于先发制敌,一击必杀,蜂玉手中有一柄细剑,宛若一根巨大的绣花针,乃是其本命之物炼制而成,随着修为的不断强大,其威力也是与日俱增。

  那些修为不高的天钰族人,往往只是看到寒光一闪,便已被其重伤,霸雷告诉蜂玉,让它不得直接杀死对方,只要其丧失战斗力即可,否则蜂玉瞄准的便是它们的脑袋了。

  与蜂玉正相反的便是霸力族的阚穹了,它们战斗的方式便是以暴制暴,庞大的身躯,除了带给它们更强大的防护力外,同样赐予了它们无穷的神力,这些家伙不用任何武器,仅凭一对巨大无比的熊掌,便将那些天钰族拍得东倒西歪,可谓暴力无比。

  荒鸢族的鸢折守着天空,裂蹄族的踏渊守着大地,一个操控风之力形成镰鼬切割空气,逼迫大举来犯的天钰族人后撤,一边用其敏锐的身形来缠住那些穿越了镰鼬攻击的强者。

  至于踏渊则比较简单粗暴了,它们巨大的蹄子践踏地面,掀起剧烈地震的同时,将无数沙尘震上天空,遮挡它们自身的身形,同时用力量让这些沙尘形成沙尘暴,阻挡敌人的视线,然后再向对方发起冲击。

  坚硬的牛角以及孔武有力的牛蹄,撞击之后便能立刻重伤对方,让其瞬间失去抵抗之力,霸雷便通过它们几个,稳稳的守住了自己的防线。

  白灵这边就比较尴尬了,因为被对方的话刺激到了,她太过深入,结果被对方团团围住,那些天钰族人开始只是想要拿下白灵,可是却发现眼前这个女人,着实凶暴难训,于是便想要强行将其拿下。

  当白灵受伤之时,结界之中一道灿白之光出现,宛若璀璨的流星划过天际一般,光芒一闪消失不见,所有围攻白灵之人,全部被定在了天空之上,随后身体向后倒去,从天空跌落向了下方地面,楼乙的声音再度从结界之后传出来,“伤代族长者,杀无赦!”

  此言一出再加上之前那诡异的一幕,使得天钰族跟别有用心之辈,开始变得忌惮起来,但就在这时钰邛却挣脱两位鸡爷的纠缠,直接杀向了白灵,他双眼赤红吼道,“你敢杀我吗?!!”

  就在钰邛的爪子,快要够到白灵之时,结界内突然传来一声叹息,随后一道白光呼啸而出,之后便是此言的白光跟刺耳的声响,短短一瞬之后,天钰族众人赫然发现,钰邛的脑袋已经不见了,同时一个声音从结界方向传出来,“这边是违抗天风一族规矩的下场!”

  众人的目光投向结界方向,赫然发现钰邛不见的头颅,被悬挂在了结界之外,他一脸惊恐的睁着眼睛,仿佛临死之前看到了极为恐怖的画面一样。

  :。:

欢迎大家访问:中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ztxiaoshuo.com/book/16297/2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