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3章跪了

小说:金鳞 作者:土疙瘩的爱情 我要报错
  “城中众修听好了,敢于抵抗者杀,逃离城池者杀,跪地投降交出手中资源者方有一线生机!”

  “上苍有好生之德,无崖山虽不义,我北寰仙宫却不能不仁,弃刀跪地,交出手中资源,方有一线生机!”

  “蠢货,愣着干什么,还不速速跪下!”

  “跪下!”

  “跪下!”

  “跪下!”

  “所有人都跪好了,不得走动,不得腾空!”

  “扔出手中剑!”

  “交出法器,交出空间手镯!”

  “本座数三声,所有人把法器、空间手镯,空间袋扔到这处广场上,违者,死!”

  “跪下!”

  “跪下,弃刀者不杀!”

  “跪下!”

  “跪下!”

  “跪下!”

  “……”

  一声声怒吼突然间在一艘艘战舰之上响起,汇成了一股怒涛,声震全城,紧跟着怒吼而来的,乃是一波波密密麻麻的剑光、斧影,一一道道雷霆,一团团烈焰。

  只要有人腾空逃走,甚至是在地面上快速移动,就会召来凶猛攻击,连带着周边修士也跟着倒霉。

  一条条宽阔的街道,一条条小巷,瞬间就跪倒了一地的修士,余者,即使没跪,也不敢再逃走,一个个惊恐地左顾右盼,有人瑟瑟发抖,有人双腿发软,强自支撑,有人甚至在哭泣。

  有人带头,就有人效仿,眼看着逃走就会死,跑得快就会死,众修哪里还敢再逃……呼呼拉拉,一片片修士纷纷跪倒在地,如被割倒的稻麦,瞬间就矮了大半截。

  短短数分钟的时间,满城修士,竟然纷纷跪倒在地,斗志全无,就连远处的城墙之上,也有一队队卫士跪倒在地。

  逃走就会死,即便此刻护城大阵形成的光罩已千疮百孔,凶威之下,也无人敢逃,而那些躲进了宫殿、房舍、禁制中枢之中的修士,竟然也是一群群一个个地跪倒在地,仿佛生怕有人看到后,会冲他们大打出手,夺走他们的性命。

  敌人太凶猛,能隔着百里千里发起攻击,一击必杀,谁敢不从?

365棋牌助手  二十四艘战舰迅速分开,先是三艘一组,分冲八个方向而去,在到达目标位置之后,八队战舰竟是再次分开,单舰分冲二十四个方向而去,而战舰上的众甲士,更是迅速分出了一多半的人手,十人一队离开战舰,凌空而立,虎视眈眈地盯着四周跪倒在地的众修,选定一处处广场,一条条宽阔空旷的街道,指挥着众修把手中法器和空间手镯丢到这广场和街道之上。

  三千甲士,此刻,竟似布满全城一般。

  一处处广场,一条条街道之上,很快就堆起了一座座由空间手镯、空间戒指、空间袋、法器组成的小山,灵光闪闪。

  “原来还可以这样做?”

  “竟然可以这样!”

  “后生可畏,老夫这次真的是大开眼界!”

  “无崖子……呵呵!”

  “……”

  大梦老人、剑无心、左翔、无量剑、樊瑞等各宗长老,一个个感慨万千,真的是开了眼界了,仗,原来还可以这么打,几波攻击,几声怒吼,就能轻轻松松地结束战斗,降伏一座大型仙城。

  封魔城中的修士数量不下于千万,竟然就这么跪了,仙家脸面呢,骨气呢?

  一片片黑压压跪倒的人群,一堆堆小山般的储物手镯,格处刺眼,更扎心!

  “李兄这么做,是不愿神卫军有战损吗?”

  “李鱼兄,这就准备离开吗,就这么放过他们?”

  “李兄就不怕有赤金境、青金境修士混在人群中,最后逃得性命,埋下祸患?”

  “李兄,依小弟来看,这城中的修士并不老实,怕是有九成的人都藏有空间手镯没有交出来,李兄不准备强行收缴吗?”

  “李兄,你这么做不对吧,我等还没有试出这北寰战甲的真正威力呢?”

  “李兄就这么放过无崖子弟子,不怕他们报复?”

  “李兄,难道就不甄别他们的身份?”

  “李兄……”

  楚狂、左阆、丹九品、沈凡四人,跟在李鱼身后走来走去,一个个问题不断,如好奇宝宝,四人如今皆是化身数丈高的巨人,跟着八尺高的李鱼走来走去,步子,不敢放大,说话时,总想弯个腰,这场景,引来了不少人观望。

  “无崖山山门还等着我们踏入呢,哪有时间浪费在这里?”

  “报复?让他们来就是了,正好可以供我神卫军练兵!”

  “随时会跪下的对手,和他们争战,有意思吗,你不嫌丢人?”

  “你们四个老跟着我晃悠什么,有这个时间,去帮忙收集一些储物手镯也好!”

  李鱼冲着四人说道,一边检查着眼前传送大殿的毁损状态,一边放开灵觉,冲着四方扫去。

  到了这片区域之后,他总觉得背后有些凉飕飕的感觉,仿佛有毒蛇猛兽在盯着他,偏偏人太多,到处都跪成一片,一时间很难找出这条毒蛇来。

  他也没料到无崖山众弟子说跪就跪,跪得这么干脆,这么整齐,这么气势磅礴!

  满城都是跪倒的修士,总不能当众反悔,再次拎起屠刀,杀得血流成河,他不是冷血屠夫,这样的事,他做不出来。

  而经过今日一战,无崖山肯定会垮掉,人心已经散了,即使无崖子还能活着返回无崖山,这帮无崖山弟子恐怕也不会再聚在其麾下。

  此刻,造出无边杀孽,对他,对北寰仙宫,没有半分好处。

  仙界这么大,敌人这么多,他也不缺这一群跪倒在地瑟瑟发抖的磕头虫。

  “李兄就是大气!”

  “李兄就不怕我等把这些资源收到自己囊中?”

  楚狂、左阆一人一句地问道。

  “今日一战,参战者皆有功绩,你二人方才奋勇争先,怎能少了你二人功绩,只要囊中装得下,只管去装就是了!”

  李鱼头也不回地回了二人一句,紧跟着,传音张立、屠雷、沙摩诘、封岳等一众神卫军大统领,吩咐众修收集空间手镯的动作快一些。

  此行,他只带了三千修士,而城中,此刻跪倒的修士足足有数百万,交出来的空间手镯、空间戒子、各类法器不计其数,即使有人隐藏一部分不交,他也没有功夫没有时间去一一核对搜罗,无崖山山门之中的宝物更多,不把无崖山山门攻陷,无崖山,算不得真正灭亡。

  这座传送殿已彻底毁损,无法借传送阵传送至无崖山山门,而无崖山山门离城不足十万里,就在这四座仙城的中间位置,四座仙城同时受攻击,守护无崖山山门的一众无崖山弟子恐怕已发现局势不妙,兵贵神速,不能让他们弃山逃离。

  至于此刻跪倒的满城修士中隐藏了多少赤金境、青金境修士,他已经懒得去追查,也懒得去让人揭发捡举,有血性者,早已战死,剩下的这群软骨头,翻不起什么大浪,他还真不怕对方掉头来报复。

  即使这批跪倒者中藏有心性坚韧能忍辱负重以图东山再起的另类,他也不在乎,等对方积蓄力量东山再起时,他和北寰仙宫早已把对方远远抛在了身后,到了那时,若有人敢报复反击,也只是死路一条。

  更关键的是,无崖山的这片地盘,接下来将会由葬仙宫来接管,这些软骨头的修士,或者是阴狠毒辣的苟且者,接下来即使生出麻烦,多半也会留给葬仙宫。

  葬仙宫中野心勃勃者有一大堆,又是北寰仙宫的竞争对手,让葬仙宫有些小小麻烦缠身,也不完全是一件坏事。

  听到李鱼的言语,楚狂、左阆心头顿时一喜,蚂蚁再小也是肉,何况,眼前的“肉”还不是蚂蚁腿,而是大肥肉,空间手镯都堆成了山,随便弄两座,也是一笔巨额资源,怪不得神卫军弟子都想跟着李鱼走,这小子是真大方,真大气,换做他们是北寰仙宫弟子,有这样的首领,他们也想加入神卫军。

  一侧的沈凡却是怪叫道;“还等什么,动手吧,莫要耽误了李兄大事!”

  声音中充满了兴奋,一惯的沉稳,早已不见。

  丹九品则更直接,抬腿就冲着一座“小山”走了过去,初时脚步还不快,几步踏出后已是健步如飞。

  “别和我抢,你走那边!”

  楚狂推了一把左阆,快步冲着左侧的一座小山走去,这座小山,明显比右侧的那座要高大。

  左阆也不吭声,默不作声地冲着最近的一座小山奔去,小山有小山的好处,弄一座,再弄一座就是了。

  眨眼间,四人各奔东西。

  李鱼摇头失笑,堂堂一宗天骄,青金仙榜前列者,面对财帛,同样是没人能忍得住。

  :。:

欢迎大家访问:中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ztxiaoshuo.com/book/16287/1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