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你怎么有师兄法宝?”那金色的仙将凶魄见到日月珠,身形大变,脱口而出道,“莫非你杀了师兄?你……纳命来……”

  “呜……”倒飞的玉如意先前金色浪潮砸向萧华!

  “刷……”萧华心随意动,那日月珠再次挡在玉如意头前,“轰……”金光飞溅,星晕破碎,萧华被打得气血上涌,哪里还敢留在原地?他抬手一抓日月珠,朝着一处胡乱飞去!

  “哪里走!”金色的仙将凶魄不依不饶,祭出玉如意跟在萧华身后。

  萧华举目看去,但见四周急嚷嚷好似天翻地覆,闹炒炒如同华岳山崩,冲天的杀气,蔽目的血光,哪里还能见到星宿大阵和无上遁一玄元仙阵?他忍不住大急了,心里喊道:“凤梧道友,战局如何?”

365棋牌助手  哪知道凤梧并未回答,反而是雷霆真人气喘吁吁道:“道友,凤梧道友被一个周身雷光的战将凶魄追杀,早不知去向。至于战阵,似乎早……半盏茶之前已经乱了,不是我造化门无上遁一玄元仙阵不济,也不是我造化门弟子实力不行,实在是这二十八星宿大阵……它根本就不是单纯的一个大阵,这大阵之内,又有星阵,星阵之内还有比之主阵的星将更厉害的凶魄出来,哎哟,不说了,贫道要逃了,一个金面獠牙的仙将凶魄盯住贫道了……”

  “嗖嗖……”不等雷霆真人说完,萧华左近又有几个仙将凶魄飞出,一个祭出青铜镜,一个祭出飞影刀,根本见面都不答话,乍一飞出立时袭向萧华。

  “轰……”

  青铜镜青光落下将萧华左臂打出大洞;

  “噗……”

  飞影刀更是手起刀落将萧华肩膀削掉一块!

  “该死……”萧华低骂,扬手祭出青光剑,但是,还不等他将手持青铜镜的仙将凶魄击杀,“噗……”萧华自己顶门一痛,那玉如意不知何时已经将萧华头颅打得稀碎!

  还好,但见萧华头颅上七色霞光如云涌出,萧华身形忽然消失!

  替死符再次被激发!

  “该死,该死,该死!”萧华身形在不远处显露,他想也不想,第一时间就拿出替死符祭出!

  此时的萧华总算明白,这万仙阵就是一团砍瓜切菜的乱阵,哪里有什么讲究,哪里有什么阵法,逮着谁就杀谁啊!

  萧华眼珠急转,一拍顶门,“噗噗……”四十九仙婴飞出,这些仙婴眉心金光隐现,先天神禁镌刻的臻契早就催动,仙婴周身道纹凝结成道袍护体,他们结成简单的无上遁一玄元仙阵将萧华护在中央!

  萧华自己都被人一击而杀了,造化门弟子怎么可能幸免?

  萧华眼珠都红了,将诸般仙器送到众仙婴手中,低吼一声道:“杀……”

  萧华旋即祭出青光剑,射日箭等疯狂攻击仙人凶魄,至于那追杀萧华的金光仙人凶魄,早不知去了哪里!

  金光仙人凶魄不见,萧华的心更是揪在一起,那厮一个玉如意下去必定会死一堆的造化门弟子啊。

  所以萧华边是应付乱糟糟的仙将凶魄,边是找寻金光闪闪的金冠!

  这万仙阵内,仙将凶魄出奇的厉害,随便飞出一个都不是萧华可以匹敌,好在萧华连同四十九个仙婴,可组成一个无上遁一玄元仙阵,勉强可以跟这些凶魂一战,不过是半个时辰,有十数仙婴重伤,萧华也击杀数个仙将凶魄!

  眼见无上遁一玄元仙阵散乱,萧华刚要把伤重仙婴收回空间,猛然间他就看到一道金光在他面前闪过,不正是头戴金光的金光仙人凶魄?

  “哪里走……”萧华低吼,谁知道金光仙人面部不清的脸上冲他龇牙一笑,萧华心里一凛,毫不犹豫的施展大踪移。

  “刷……”萧华刚走,玉如意正是砸中他的一道残影,“噗……”萧华口吐鲜血,身形在半空站立不稳!

  “吾命休矣……”萧华大骇。

  正此时,“呜”不远处天际,但见黑白色光幕一卷,雷霆真人的声音响起:“宝贝儿快转身……”

  雷霆真人的声音颇是焦急,显然被追的也如丧家狗!

  但是,就在雷霆真人声音落下,那本是追杀萧华的金光仙人凶魄忽然诡异的一闪不见,那砸向萧华的玉如意也颤抖了一下,似乎想要消失!

  几乎还是出自本能,萧华根本不及多想,心神一卷,将玉如意收入空间再次遁飞,可……当他飞出千里,再次发现异样,刚刚还是黑烟万丈,血光铺天盖地的乱糟糟,猛然间静寂下来!

  怎么回事儿?

  萧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他半信半疑的停了下来,四周静寂的可怕,先前的刀光剑影,鬼哭狼嚎皆是不见。

  “道友……”萧华语气颤抖,试探的问了一句。

  “是……是萧道友么?”凤梧的声音也战战兢兢的响起了,似乎还带着内疚道,“贫道替死符已经激发,贫道刚刚施展堤山瞚息诀逃窜,来不及探察四周!”

  “该死!”天人也愤怒道,“贫道的替死符也激发了!若非贫道拼死舍了三个手臂,怕已经见不到诸位了!”

  “怎么回事儿?”龘真人也出声了,“刚刚跟贫道厮杀的凶魄呢?”

  “破阵了吗?”凰桐喊道,“快走?”

  萧华不敢怠慢,放出幽冥原力想要搜寻陨落弟子神魂,哪知道根本没有一个游魂在外面!

  “该死!”萧华自然想到自己最初陨落的万余名弟子,低骂道,“这内中必有古怪!”

  “诸弟子……”萧华急忙祭出昆仑镜,口中喊道,“先回仙器空间,随后清点伤亡!”

  剩下的造化门弟子真是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他们不敢多说一句话,任萧华将他们收入空间。

  眼见弟子都回了空间,萧华及众分身放出心神将四周陨落弟子的尸骸和仙器收了,彼此看看急忙冲往八卦台上的宝塔……

  谁也想不到,萧华等不过是越过八卦台,八卦台东方,“刷”一杆翠蓝色旗幡摇动,“嗡嗡嗡……”随着旗幡摇动,天穹上,星光大作,四个青色星辰发出巨大的呼啸之声从天而降,那星光之内,四个身着青色道袍的仙人凶魄踏出,不正是角木姣、井木犴、斗木獬和奎木狼!

  “该死,快退……”萧华见状不觉是要哭了,他知道并非二十八星宿大阵破了,而是出现一些不知所谓的事情,二十八星宿大阵停了下来。

  凤梧等跟着萧华身形急退,

  众人刚刚退出八卦台,八卦台南方,“当……”一声钟鸣,一杆红色大旗招展,“嗡嗡嗡……”天穹上,赤红的星光大作,四个红色星辰将天空烧得炸裂,自内中跌落。火焰之内有四个身着大红绛绡衣的仙人凶魄踏火而出,不正是危火虎、窒火猪、觜火猴和翼火蛇?

  “不必理会了……”萧华等人飞回,看看八卦台上重演二十八星宿大阵,萧华说道,“我等且叫弟子们出来安营扎寨,看如何应对!”

  “大哥,小弟再去看看……”魔尊弑低声道,“看四周可有负伤的弟子,亦或者他们的尸骸和仙器留下!”

  “好,你小心了!”萧华点头,扬手将昆仑镜祭出,看着昆仑镜上清光闪动,萧华叹息一声,还是颓然的坐了下来,他实在不敢面对造化门那些幸存的弟子!

  连他跟天人都被击杀,更别说那些弟子了!

  “诸位道友……”萧华举目看看几个分身,苦笑道,“你等替死符还在么?”

  众分身你看我我看你,谁都没说话!

  “唉……”萧华叹息一声,取出一些替死符递给众分身道,“贫道这里的替死符已经不多,大家小心一点儿用!”

  “南无弥勒尊佛,不如留给弟子们吧?”佛陀迟疑一下,摆手道。

  “弟子们还有弟子们的,佛主且收了!”萧华将替死符硬塞给佛陀,说道,“贫道这就去看看他们!”

  “两位道友护法吧,我等也进去……”凰桐等说着,心神同样跟着进入空间。

  玉牒萧华刚刚在空间仙界现身,早看到又一个无上遁一玄元仙阵正在布阵,满身血祭的李逸转头看看玉牒萧华道:“老爷稍等,布阵所需弟子就要凑齐!”

  玉牒萧华的心一下子湿润了,多好的弟子啊!

  “诸弟子……”玉牒萧华紧咬嘴唇,扬声道,“你等且休息,待得老夫等商议后再出战不迟!”

  李逸纳罕道:“老爷,既然星宿大阵已破,我等何不乘胜追击?”

  “呵呵……”玉牒萧华苦笑了,说道,“事情又有变化!”

  “果然……”李逸说道,“还是被州师弟猜对了,没关系,老爷,弟子在此处召集布阵弟子,准备第二次攻杀,老爷跟师兄他们商议行兵布阵之事!”

  “弟子们伤亡如何?”玉牒萧华目光一扫已经知道大致情形,但他还是沉声问道。

  “禀老爷……”李逸眼睛一红,看向地面,低声道,“弟子们折损三成,我等……替死符都激发一次,二三代弟子多是重伤,倒是陨落的少!”

  :。:

欢迎大家访问:中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ztxiaoshuo.com/book/16263/1627/